【冬泳网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373|回复: 4

简丹|8000米之上,女人不简单

  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4-26 11:0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登山圈从来不缺勇敢的人,但却很少有人能做到像简丹一样的程度。
或许,这两样从骨子里的个性,驱使着她创造了两项能够载入中国登山历史的纪录:
  • 首位连登珠峰、洛子峰的中国登山者;
  • 无氧登顶玛纳斯鲁的中国女性登山者;


有意思的是,这两项分量足够的突破,并未为简丹带来多少声名。在不登山的日子里,低调的她,似乎总刻意与圈内保持着适度的疏离。

不在户外的简丹,也是美人一枚。


简丹,本名高小丹,2015年前她还是一位对外出散心登山都十分抗拒的姑娘。但自2016年5月起,她仅用1年多,完成了从5000米至8000米雪山的进阶。

  • 2016年5月1日,登顶玉珠峰,海拔6178米;
  • 2016年6月,登顶四姑娘山二峰,海拔5276米;
  • 2016年7月,登顶慕士塔格峰,海拔7546米;
  • 2017年5月22日-25日,登顶珠穆朗玛峰、洛子峰,成为中国第一位实现这两座山峰连登的人;
  • 2017年10 月2日,无氧攀登马卡鲁,止步8400米。
  • 2017年10月19日,无氧登顶马纳斯鲁峰,海拔8163米。


从反感任何户外活动,到经由一次拉萨之旅开启的攀登世界,简丹一路的想法、决定与行动,处处彰显着疯狂与倔强,但最令他印象深刻与钦佩的,并不是珠峰、洛子连登,而是一次发生在玛纳斯鲁下撤中的生死意外(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提供)。

闯祸了,要死人了

2017年10月,在幸运眷顾下完成了珠峰、洛子峰连登的简丹,将目光投向了马卡鲁与玛纳斯鲁。
这一次,她决定挑战无氧攀登。整个过程除了无法避免的艰辛,还掺杂着遗憾、喜悦与忧伤。

攀登中的简丹。


10月2日,简丹与协作尼玛等向8463米的马卡鲁峰峰顶挺进。当团队抵达海拔8410米处时,前方延绵至峰顶的50余米齐腰积雪,让同行的队友决定迅速下撤。集体的放弃共识,让一旁因无氧承受巨大心理压力,始终苦撑爬升的简丹一下子没绷住,哭了,
付出了那么多的艰辛,当时真的是不甘心。

不情愿归不情愿,最终简丹还是听从了向导的意见,含泪下撤。事后恢复理性的她也承认,“下撤也是正确,虽然只有50多米的距离,可如果坚持在齐腰深的积雪中,继续修路登上去,可能根本无法下撤回来。”

带着马卡鲁的巨大遗憾,10月19日简丹、尼玛与协作Lakpa又转战前往了马纳斯鲁。没想到,两座山峰C4以上的积雪情况非常相似,但简丹的状态却越来越差,“有时候连五步都走不到,就需要停下来喘气。”

玛纳斯鲁齐腰深的积雪,给攀登带来了极大的困难。

又是在离顶峰仅几十米时,简丹对着尼玛又哭了。只是,这一次,她想放弃,他想坚持,

简丹:给我氧气,我放弃了。有没有氧气,登不登顶一点的都不重要。
尼玛:就十分钟,你忍忍......


挣扎了十几分钟,8000米的绝命海拔又一次接纳了简丹,让她得以举着国旗庆祝喜悦。只是喜悦的情感并没有延续多久,随后的下撤让简丹面临了迄今最大的生死威胁。

下撤时,开始起风,气温骤降,简丹发现走在前面的Lakpa有些左摇右摆,起先以为是修路太疲惫,便开始强制其吃糖、喝水、继续下撤。一段时间后,Lakpa严重摇晃地摔倒侧滑,连带后面的简丹也被甩了出去,还好尼玛即时拉住了绳子,制止了一场滑坠。

三个人在风中跌跌闯闯撤至C4,Lakpa状态很不对劲,任凭怎么喂食速效救心丸、脑安,都不见起效。随着时间推移,他的膝盖以下开始无法活动,且出现呕吐。凭常识,简丹与尼玛预估可能是高山脑水肿。

登山人都明白高山脑水肿的严重后果,尼玛跟简丹原本想拼尽全力将Lakpa带到C3先休息,但体力早已透支的俩人失败了。生死关头,简丹要了卫星电话,像江湖侠客一样说,

不管多少钱,现在、立刻、马上派直升机来!

很快就有了回应,前提是支付3万美金,才能出动救援。这个数字远远超出了简丹的承受范围,出发前她连车都卖了,揣着仅有的8万人民币才上了路。

尼玛与简丹成为了生死搭档。


钱不够,加上精神上的巨大折磨,让简丹完全失了方寸,
(我)闯祸了,要死人了。

为什么要冒险登山,如果我是他的家人,一定会杀了我。

彻底没了辙,她只能跟尼玛商量再等一夜,若早上五点Lakpa还是如此,就叫直升机与夏尔巴。这一夜狂风暴雪,晚上帐篷被风吹严重变形,眼看着快要塌了。早晨五点,Lakpa的状态依旧没有好转,最后一瓶氧气也已经到了10。

对简丹来说,同伴的生命比任何事情都重要。


没有犹豫,简丹张口对尼玛说:
钱可以再挣,我出2万美金,你出1万美金。
尼玛很痛快的答应了。接下来是默默的等待,一分一秒,帐篷被吹得人已无法坐立,简丹一面心里默默求着神灵保佑不要带走Lakpa,一面含泪捡起地下剩余的牛肉和奶酪放进嘴里。此时的她只有一个信念,

无论再大的风雪,也要坚持下到C3,坚持下山,活着回家。
还好,Lakpa活了下来,所有人都活了下来。
玛纳斯鲁的劫后余生,是简丹最惊心动魄的一次经历,却还不是最痛苦纠结的一次。

恨自己只能看着生命逝去
攀登珠峰最痛苦的是什么?在简丹做的事后总结中,一组数据,勾勒出了极尽艰难的过程,

这些天,仿佛做梦一转眼就过去了,跨过了92次梯子,得了5种以上的病,吃了很多没有吃过的药,在8000米的高度睡了5天,少了十几斤肉……
然而,以上肉体与精神上的煎熬,还够不上痛苦。揪心的痛苦,往往含有一种无法排遣的无力与绝望,它很难转换为让内心更强大的能量,反而会消弭掉原本的能量。

登顶珠峰后,简丹又转战了洛子峰。


在登顶珠峰的过程中,简丹实实在在遇到了极其痛苦的时刻,这让她开始怀疑自己登山的动机,产生了“今后绝不再登山了”的想法,甚至感受到了挥之不去的自我憎恨。
一切发生在冲顶途中头灯照见的一具遗体。尽管正式攀登前,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,但亲眼见到的那一瞬间,还是差点被吓出眼泪,慌乱中只能本能大声呼喊尼玛帮助打开主锁。
之后,又陆续看见了第二具登山者遗体,他们呈现死亡时的模样,让简丹百感交集,甚至开始怀疑,
我为什么要到这里来?
我绝不能死在这儿,一定要回家,这里太冷了。
还没来及消化震惊,快到希拉里台阶时,简丹碰到了因缺氧、失温陷入意识迷糊的一名小夏尔巴与一位登山者。这位登山者被挂到安全绳上,不能站立,弯着腰,嘴里一直反复叨念:“我有亲人,你们救救我......"

见状,尼玛与队友宝龙、宋强帮他们吸完氧,并叫了救援。一旁刚刚换上了一瓶氧气的简丹则在心里做了无数次的自我挣扎,“要不要放弃登顶,救下他们?”
8500米的海拔上,自保都是一桩难事儿,救人更是奢侈,你得拥有足够好的体能、丰富的登山经验与充足的装备,才可能得偿所愿,否则便会救援最糟糕的情况——施救者与被救者,大家全都不能活着下去。

登顶拍照。


现实的无奈,让简丹不得不狠下心,继续走。但在登顶的那一刻,她却没有半点激动,机械拍照后便匆匆下撤。下撤中,她一直非常害怕,害怕那两个人已经离世了。
又一次来到希拉里台阶,两位昏迷者几乎一动不动。就在尼玛拿出相机,准备拍照留存做亲属辨认时,简丹惊喜地注意到那位登山者抽搐了一下,
仿佛这是上天给我之前愧疚的补偿机会。
这一次,没有一丁点犹豫,她将自己剩下的氧气给了他,尼玛也摘下面罩戴在了小夏尔巴的脸上。吸氧不久后,两人逐渐恢复了意识。随后,尼玛与几名其他陆续到来的夏尔巴向导,一同将其护送至C4,简丹和队员宝龙、宋强冒险结组返回C4。故事的结局,登山者的手指因冻伤严重而截肢,但生命保住了。

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。



救援让所有参与者都几近虚脱,简丹则因在雪地里站了半个小时一只脚冻伤,下撤时间超过原计划一倍多,同时也导致接下来洛子峰下撤时的大崩溃,
本已经冻伤的脚,又磨出了两个大水泡,而且有几个脚指甲盖特别疼,只好倒着下山,遇上陡坡,就只能拿手勒着绳子一点一点往下顺,手心都被磨破。
站在山上几乎绝望,觉得自己可能下不去了。
深深地绝望,让她失声痛哭。她说,“这是有记忆以来,除了父亲去世,第二次放声痛哭。”

生命的珍贵,在于脆弱
46天,简丹完成了珠峰、洛子峰的连登。回忆全程,她最感慨与感恩的,是那两位昏迷登山者“撑到了最后”,
如果我和向导在下山时,没有发现这两人还活着,并将他们带到4号营地,“见死不救”的痛苦心情,会让自己一辈子都觉得良心不安。
幸亏他们都被救活了,否则真的会很痛苦,也不会再登山了。生命真的是最脆弱的东西,也是最珍贵的东西。
登山带给简丹对生命、他人的顿悟与敏感,在2015年以前是十分少的。那时候的她,被常年的工作压力与家庭变故压得完全失去了生活方向,“干什么事儿都没有精神,整天浑浑噩噩,无论工作有多少成就,挣多少钱,都无法让她找到兴奋点,非常不开心,非常浮躁.....”

户外让简丹找到了重生的力量。


这种“表面光鲜,内里荒芜”的日子过了一段时间,她感到自己出了问题,极强的独立与倔强个性驱使她开始反思,“必须在生活中找到一个出口,使自己重新振作起来。”
与太多人一样,改变的第一步就是让自己跑起来。不过,简丹这一跑,就跑进了西藏。2015年底,她与三个伙伴,行程近万里,自驾前往冈仁波齐转山。
在没有多少户外徒步经验,准备又不全的情况下,四人趁着热情登上了5670米的卓玛拉山垭口,此时天色转黑,气温骤降,几个人被困迷路,加上手机又没信号,寒冷中四人抱头痛哭,认定自己会死在山里。
危难时刻,神山眷顾,两名转山藏胞似从天而降,背起她们的行装,搀扶着她们下撤到山下的住宿营地。下山时,简丹说她的一只眼几乎已经看不见任何东西,并没有美景尽收眼底的享受,只有撑到活到下一秒的意志力。

每一次攀登,都是一次成长。


也正是这次转山的生死体验,让她的人生观发生了转变,
如果生命还有最后一天,下一秒如果是你生命中最后一秒的感觉,你会怎么办?那种体会只有经过的人才知道。
现在,简丹又有了自己新的攀登目标。而对于是否会完攀14座8000+,她的回答相当佛系:

没有打算,到时看缘分。
—END—
图文:老杜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户外探险outdoor


评分

参与人数 1威望 +4 收起 理由
精灵企鹅 + 4 赞一个!

查看全部评分

发表于 2018-4-26 11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了不起,佩服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4-26 11:42 | 显示全部楼层
挑战自我、巾帼泳士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4-26 15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4-27 20:45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女汉子!佩服!
来自: 微社区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- ( ICP12013697-2 11010802026271

GMT+8, 2018-12-13 13:56 , Processed in 0.066053 second(s), 13 queries , Gzip On, Fil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